冬Comi大作战!C95会场掠影

试问哪个死宅不喜欢短裙掀起来下面一大包[doge]

Messiah:

世界观按照逆转线《Second Sight》系列进行,有一丢丢关联《RPS是万恶之源》这篇。一个瞎放飞,涉及大量有关或无关吐槽。反正主线早就完结了也就没有剧透问题了。


发生于2018年末的冬Comi也就是说这时候还没有结婚,基本是胡说八道,瞎捏它有,女装有,角色崩坏有。脑洞来源于丸总,谢谢你继续荼毒我越跑越远的笑点。


一个迟到的年贺,不要问我年贺为什么是这种东西。


 


————————————————————————


 


01


 


“我有一个问题。”鲁路修说。


“什么?”C.C.在视讯另一端涂着指甲。


“他不会真的杀奔去C95会场了吧?”鲁路修谨慎地问。C.C.的动作停了一停,一边晾着手指头一边抬眼向他撇来。


“嗯哼。”她回答道,“至于他是找阿什弗德家混了个企业馆的入场名额,还是想办法找黑色骑士团底下的那些个预备出摊的小可爱弄了个摊主名额,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等等,黑色骑士团底下都出同人社团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都了解情况了却没有查封反而给予鼓励啊?!”


“即使败坏风气也是头目领衔的。”C.C.冷静地回答他,“顺便一说那些小姑娘都是画RPS本的,如果你对她们如何揣测ZERO面具底下的真面目以及如何津津乐道于自家头目和不列颠尼亚皇帝一番二番三番交集擦出火花的故事感兴趣的话——”


“不用说下去了,谢谢。”鲁路修用力揉起了眉心,“唯有此时我分外搞不懂日本人。”


 


02


 


红月卡莲指天发誓自己来冬Comi本来只想定番排排企业区买买徽章挂画限量设定集看看模玩,以显示自己是个正常的有一半日本血统且徘徊在成年线附近的年轻女性。不过鉴于这回她友情帮几个此刻身处海外的小团员接了代购任务,所以她和大部队一样凌晨出发上午艰难进场中午才算第一轮完事还得感慨自己的高效率。


并不得不望着企业区的人山人海发出哀叹。


她抹了把脑门后放弃了收入此回首发设定集的想法,转而走向了群魔乱舞的COS聚集区,找了条栏杆靠上去一边抖脚踝一边抱着纯粹看热闹的心态打量起周遭的人群来。老实说CM场的风气一直开放过头,即使距离日本脱离悲惨殖民区的时日还没过去多久,各式人气新番作品外涉及本国或别国政要捏它的数目也足够令人瞠目结舌了。事实上,由于黑色骑士团对于作为发起地基石的日本的风气格外宽容,身着黑色团服的寻常游客数量都不在少,以至于卡莲相当怀疑自己不需要换一套日常装扮而是一身制服昂首阔步地出现在这里也不会被认作是本尊。


闲着也是闲着,女机师摸着下巴饶有兴趣地打量起了那些个身着团服的游客们,并啧啧感慨着大部分私仿的制服做工都相当惊人,面料和款式都相当还原。目光越过这群人之后,还可以找着几个打扮成圆桌骑士的年轻人。也亏得是停战了,卡莲暗自嘀咕道,不然天知道两批人会不会就地打起来。


她的目光掠过几套裁剪得当的白金制服,几挂长披风,投向了一旁另几个更加有趣的人影。事实上有人打扮成ZERO一点都不令人惊讶,反正自打黑色骑士团的头儿成了那么个用不着被抓起来的正面人物,有关于那个形象的衍生周边和创作发散热潮就迅速席卷了大半日本国土。街边抓娃娃机尚且可以逮到几个顶着圆面具的大头公仔,这种热闹场合就更不消说。而且基于本尊的极大宽容,对该形象进行扮演或二次衍生的风头只会愈发不可收拾。


所以就成了这么个状况,红发姑娘支楞着自己的腮帮子想。一派不到一米四的小孩子,一派体型堪忧的,一派前凸后翘的姑娘,统统顶着一个款式的面具披着剪尾披风。里头有中规中矩穿原版制服的,也有进行各种有趣发散的。同款便服,套头衫,御宅一族绘着大口号的套头衫,带着暴力撑的三层裙摆——还有蓬蓬蕾丝短裙加吊带袜加高跟短靴的搭配套……


按着这套诡异但还挺好看的打扮这么穿的那一位显然是个男性,虽然短裙下的腿型修长笔直好看但也辨识得出肌肉走势,确实应当是个男性,这点还不至于叫人误认错。此刻那个女装的男性正按照几个摄影的要求拗着ZERO本尊常在公开播映场合拗的那么几个姿势,旁观的红发姑娘思忖着这种宅男和那种宅男哪一种比较无害。话又说回来,那个身形是不是有些眼熟来着?


然后她就眼睁睁看着那家伙在摆脱掉第一轮摄影之后忽然望向了自己这边,抬手向自己打了个招呼。那个声音也他妈的很耳熟。她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望着那位老兄从一旁拎起三个手提袋并踩着少说十五厘米的高跟如履平地大步流星地朝自己走过来,终于到了自己面前,冷静地瞧着她,用枢木朱雀的声音明白无误地发了话:


“话又说回来,我还以为你在企业区站桩。”


红月卡莲从栏杆上滑了下来,右脚绊在了左脚上。


 


03


 


“——完蛋了,这个世界完蛋了。”卡莲捂着自己的眼睛哀嚎,“民众的救世主是个会扮成伪娘跑来逛展的可悲死宅,这个世界完蛋了。”


老实说我觉得这样才比较不容易被人认出正身来,朱雀在一旁异常平静地说。他的裙子短得可以,以至于卡莲十分怀疑别人用不着特意询问能不能拍裙底都能随心所欲地捕捉到走光镜头。的确,展会上奇装异服的人太多,性别反串都令人习以为常,他这副打扮才比较符合周围攒动的诡谲气氛。


“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卡莲的表情和情绪都丝毫没有好转,“买本?”


当前事实上的ZERO本尊坦然向她展示了一下手中的购物袋。


“女性向?RPS?”卡莲的语气愈发绝望了,“你这是什么爱好,喜欢看别人揣摩自己的房事吗?说真的,枢木朱雀,你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够崩塌了,别让它变得更完蛋了。”


“对此我深表怀疑。”朱雀说,“我以为你至少还是挺尊敬ZERO的。”


“你是真的在要求我尊敬一个毫无心理负担地穿着P站霸榜过的同人绘娘版人设套买自己相关RPS本的家伙?!”


“嗯,”朱雀耸肩道,“我对女装没什么心理负担又不是第一次了。”


卡莲瞪着他半晌,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04


 


然后她怀疑人生的情绪在实际目睹了又一轮应野生摄影要求的实拍现场后达到了高峰。


不知为什么踩着高跟还仿佛抢完整了清单上本目的朱雀看起来心情颇好,手提袋往她身边一塞便潇洒地迈开步子站到了一旁空地上。拗姿势没什么,卡莲抄着胳膊边看边想,拗姿势真没什么,毕竟有时情况所需,C.C.都学着拗过那么一两次。然而对于那些真的躺在地上要求拍裙底的摄影,卡莲就只剩下摇头的份了。


——更过火的是当事人还真答应了,而且还是那么副“反正本质是男人有什么可害羞的”式做派。及至有人提出“麻烦用高跟鞋踩我”时卡莲已经别开了视线,听见“麻烦把手指插进袜带里”时她再次捂住眼睛哀嚎起来。事实上这家伙恐怕是在场所有裙装打扮的二设ZERO中最放得开的一个,毕竟正儿八经的姑娘们倒不一定允许别人这么拍自己吊带袜的蕾丝边缘。还真有这么几个同样穿着蓬蓬裙的女孩儿跑过来要求合影,临走前还夸赞本尊扮相很敬业还有记得刮过腿毛。


“你有想过真的会有女装少年控或者扶他爱好者回头冲着你的照片撸吗?”这一波摄影活动结束后,卡莲一边对当事人提问一边用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措辞,小姐,措辞,朱雀好心提醒她,被她直接翻了个白眼过去。


“……呃。”然后朱雀顿了一下,继而用一种实事求是的口吻说,“事实上我觉得用不着担心这么多,毕竟奇怪性癖的人到处都是,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也会有硅基爱好者冲着兰斯洛特的模型撸你信吗。”


“我忽然觉得日本很完蛋。”卡莲说,“我们当初为什么要解放它来着。”


纯正日本血统出身的头目怜悯地拍了拍混血女孩的肩膀。


 


05


 


红月卡莲思考了半晌人生后觉得自己也不该这么干站着被冲击人生观。


毕竟本质上也轮不到她来操心枢木朱雀的个人癖好问题,她总算想了个明白。就算她的顶头上司真的是个爱好方向令人担忧的死宅,只要他平日出行不妨碍别人什么事,不到处散播他的古怪喜好,不拉着别人讨论某些令人尴尬的问题,那他在冬Comi上冒着严寒穿多短的蓬蓬裙多透的黑丝吊带袜都轮不到她来烦心。


“我觉得你只是在嫉妒我踩高跟时平衡感比你好。”朱雀平静道。卡莲嘴角一抽,深呼吸了两次,忽然拧起一个近似和煦的微笑。


“所以我说,ZERO大人,”她用早先在学校时那副柔软的大小姐腔调有模有样地念道,“反正都穿出来了,不如让我也拍个照留念一下?”


她这么发声后,朱雀反而抖了抖肩膀。“你是打算拍出来去团内交际圈里败坏我的名声吗?”他谨慎道,“没什么,就想确保一下——”


“行了,我才懒得在团内传播,尤其不会往藤堂先生那边传的。”卡莲不耐烦道,“毕竟我也不是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我怀疑他是真的会打断你的腿。”


朱雀从那副叫人看不见脸的面具后头盯了她半晌,最后做出了让步。“行吧,”他哼唧道,“一会儿你想怎么跟着拍都行。”于是在随后另一轮耻度堪忧的围拍中,卡莲冷静地看着在这方面的羞耻心不知丢在哪里的头目把手指探进了袜圈边的蕾丝里,两腿以一个微妙角度分岔着——足够露出大腿内侧的皮肤——而且还明显看得出裙底下有包什么玩意儿。她掏出手机来选了个合适角度拍照,确保画面要素充分,重点明显。


然后她低下头来,当机立断地给鲁路修的私人号发了讯。


 


06


 


鲁路修在接到传讯的五秒钟后咳了出来。


“年末了。我希望他能记得消停点。”他板着脸说,“日本人的脑子都怎么了,世界和平又不是靠迷你裙维护的。”


娜娜莉笑出了声,随后清了清嗓子,轻言细语地表示这也没什么。是啊,鲁路修哼声道,也就幸亏他没被人公然拆穿身份,否则我都能想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怎么写。女孩儿眨了眨眼,仿佛被提醒起了什么,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点点摁摁。


“干什么?”鲁路修问。娜娜莉没有立即回答他。约莫十分钟后,他的传讯开始轰然爆炸。鲁路修滑开手机屏幕看了看,旋即木然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妹妹。


“去推特逛了一圈。”娜娜莉收好手机,脸色正经,“会场速报里他的上镜率相当不错嘛。”


“……亲爱的,我不介意你有看什么的兴趣,可是为什么要把照片传给我。”


“诚实一点,哥哥,我看到你点了全部保存。”


“……”


 


07


 


“我开始觉得世界人民对于ZERO的喜好方向很成问题了。”


在他们终于重新碰上面时,在鲁路修尽可能委婉地提起了C95的闹剧之后,朱雀先是毫不夸张地真情流露地笑了五分钟,然后才艰难地调匀呼吸挤出了这么句话。鲁路修盯着他看了半晌,觉得自己着实有些头疼。“不,”然后他坚定而平静地说,“我觉得至少大部分不列颠尼亚人还没有那么完蛋。”


“可能只是你还没有那么完蛋。”在笑够了之后,朱雀顺了顺气,“虽然我觉得你也离临界值不远了。”


“哦,我倒想知道这是谁的错。”鲁路修挑起了眉毛,“顺便一说,容许我提醒你一下,在实际可评估的阶段内,ZERO的位置都还是该你当班。我很怀疑你这副事不关己似的态度是怎么来的。”


“我当然知道。”朱雀摆了摆手,“但是我也知道这套行头最开始源起于谁来着,所以我就是想了想大部分二设形象套在你身上是个什么感觉。”


“……请恕我郑重拒绝。”


鲁路修打了个寒噤,试图把那些立马跳出来的具象画面从自己脑子里赶走——脑子太好使有时候也挺让人苦恼的。朱雀还在旁边时不时地绷一下嘴角,鲁路修锁着眉头瞧着他,伸手在他肩膀上捏了一把。


“再说了,”鲁路修心不在焉地嘟囔道,“真要我动手的话,我为什么不先把零之骑士那套行头改设计成下半身前兜裆加露腿根。”


他说完后忽然被自己噎了一下,然后他们都沉默下来。朱雀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缓慢地投出了疑惑的一瞥。“我觉得你刚刚说出了真实想法。”终于他平声道,“你是不是说出了真实想法。”


“闭嘴。”当任皇帝有气没力地说,“不列颠尼亚还没有真的完蛋。”


 


END


 


继续惯例篇末广告,逆转线正本现货通贩中,本宣信息戳我


就,新年快乐吧,虽然晚了一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一直说是马猴烧酒总算给人套了一次蓬蓬裙。


迷你裙当然可以拯救世界了对不对。


困得神志不清我去睡觉了,睡起来还要尝试赶一下SLO。

 
评论
热度(151)
© 兄有弟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