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你妈啊你这官方

反正吧,啊,反正,我该说的wb都说了,我已经说不出来什么话了。总之右上角那个时时刻刻提醒着什么的标题,愛しき物たちえ,真的是,哦……………………

Messiah:


……既视感有,大大的有,经典狗血杀,从别的番剧到同人本的既视感都大大的有。这点我放弃吐槽,请随意骂官方。我随意从别的方面咆哮一下。

 

1.七骑在我脑内的高冷形象完蛋了。

虽然理论上在亡国前四章就已经完蛋了。

君不见当年实时R2时我真他妈觉得七骑阶段是箭头最淡薄的一个阶段,后来亡国我开拓了一下思路觉得他这段时间的修性恋也是没什么救……这下倒好,直接就,咋说……

你根本就下不了手。

R2开头一副仇杀脸说他的性命我不会让给任何人只能终结在我手上,然而对着真正浮现的“鲁路修”的人格你根本下不了手,所以联系一下,这话实际上就这意思,“谁都不能再伤他”。

我操你妈啊你这人.jpg。

 

2.越狱大概言中了。

废话不越狱怎么衔接R2开头一骑平欧洲的设定。

兰斯洛特,啊,请给我更多的兰斯洛特。

 

3.我觉得参谋出狱后要中一枪。

八成还是在肚上,打不死,但是重伤。

为啥,一方面因为我觉得R2那句话既然已经被编剧歪曲到这地步了,那就不妨更歪曲一点,谁都不能再伤他,为啥,因为曾经目睹他真的差点就死了。

再就是一个玩儿蛋的呼应,思路在这里,“一个皇室待遇的护卫对象,作为骑士而看护身旁,眼见那人被卷入动乱祸事,自己不得死,而那人在记录中殒命,这样的对象共得两人,因而被他一并提及”。如果还加上身中一枪,官方心有多脏。啊。

如果不幸言中,那就只好恭喜雀哥在“从谁谁嗝屁”后新获得“护谁谁中枪”属性了。是说蛋卷其实也中过一枪。

 

4.我是不是言灵了。

两次。

首先十字架线《Nothing Left to Lose》这篇就,咋说。

“活下去”,那人说。“那种事情……”枢木朱雀自肺腑深处发出一道无声喟叹。他又望回那人正处的方向去,那人仍兀自望着虚空,轻柔呼唤着往昔幽灵。朱雀微眯着眼,叫那人模样在自己眼中模糊了,和遥远的、不甚遥远的过往一并重叠,从一位稚嫩皇子到一个寻常学生,一个假面者和一个假名之人。鲁路修用着尤利乌斯曾短暂居住过的躯壳,这一事实叫他厌恶得发抖,亦感到死灰似的安心。末了他阖起眼来,撇下嘴角勾出苦涩笑意。

“我们会离开这里,”他听见自己说,“我们会离开……”

然而不至故地,无关烈日花野,却也是当下最为近似的一个承诺。

……这线就是本番线补完,解读一大堆,和官方撞一下思路也还算合理。

但是。

逆转线的亡国篇。就。咋说。

哇我当初列逆转大纲时纯粹秉着一个合理补刀的思路【……】设定丢记忆的七骑记忆顿格“因为丢失的并非与那人相识的记忆、而是扭转前的世界、因而觉得亏空也是亏空那一部分”所以不是童年是零镇、崩人格是崩回了零镇前、在亡国监狱里一直重复“不要死”……

结果你他妈告诉我正统亡国监狱里崩了人格的这个人就真的是在给零镇插旗说“杀了我”。

哦。

我是怎么以这种歪了十万八千里的逆向姿势奔腾还能和官方撞思路的。谢谢官方啊。

 

我咆哮完了。我心平静如水。我去写逆转亡国了。

评论(3)
热度(102)
© 兄有弟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