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白黑脑洞我是真的喜

反逆白黑,皇骑时期。

以本篇中雀哥战斗力完全不可能发生(……)的「零骑被擒,敌方将其作为要挟,施尽手段折磨凌虐并录像传给皇帝」。

根本不知道又戳LOF哪个G点,只能还是发图链。

大力戳

所有脑洞里最喜的一段爱情表现方式之一。虽然当时突发各种状况没太展开,但是真的喜。

坚韧硬抗不让敌方合心意不让自己成为要挟皇帝手段的雀哥,想尽办法既要维护他们共同理想又要救回雀的修。

想了下最后应该是修表面演技,本人已到达对方老巢,如果不从精神上摧毁对方,便无法弥补他最重要的骑士被践踏的弥天大仇。一副对方得逞的假象,实际上已经完全被包围并被皇帝的军队无声蚕食到关押零骑的囚室。所有主谋都被活捉。皇帝来到被半吊在墙上,低着头浑身伤痕与干涸血迹,似乎已经失去意识的零骑跟前,蹲跪下来半搂着他帮他解开锁链和粗绳。零骑被努力抑制着颤抖的手指触碰而抽搐了一下,眼都睁不开了但是喃喃了一句「鲁鲁……」

*关联Fond Faker,两人R1学兰恋人私下偶尔特肉麻的时候叫鲁鲁。R2之后也不再这么叫了,所以这一下把修捅的几乎诛心。

「嗯。」皇帝把他被绑住的每一处都仔细专注地解开,望着墙壁说,「我来晚了。」

然后解下来的零骑重量就都压在皇帝肩膀上。虽然皇帝想自己把他带回舰上,但是磕磕碰碰的加重伤势怎办,所以把零骑交给随性的G士兵抱好。雀其实没完全昏迷,强行保留一丝神智,即使已经不能动了,但是不能在他的陛下身旁时失去意识。

回去舰上的一路皇帝都握着雀的手。周围各种枪声,各种火海,各种主从犯被按倒惨叫。皇帝就目不斜视地拉着他骑士,攥紧的力度都在另一只手。

回去之后赶紧治,赶紧养伤,所有抓来的,「说说看吧,都伤他哪了?虽然我都(通过录像)记住了,但是肯定也有没录进去的吧。」

差不多酱。反正反抗势力被碾的一粒渣渣都不剩。


 
评论(4)
热度(35)
© 兄有弟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