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白黑][帝姬骑]白い帝と黒い姫とゼロの騎③

一个脑洞③ 这篇的展开。不知道叫啥,想了一下午还是不会起名,干脆直接白皇帝黑皇女零骑士,大家凑合一下

零骑雀哥X鲁茜的污,走肾。构架都起来了之后,心思活络就想见缝插污。这么圆一下设定,雀和茜便可合理搞上。总算是没亏

-----

前提是修和茜直接跟雀哥港清楚了整个计划。

修茜二人密谈中,茜说你我商量好,然而修表示我跟雀说好了再也不算计他,咱有什么说什么,你要嗝屁这事,他能接受我的嗝屁决策也不多再接受你的一个。
于是茜就,跟修谈完,喊守在外面的雀哥进来,精神十足脸,那双完全原生态的紫眼望着他,“朱雀,我决定去史。”
雀哥蒙逼,你们,我,你,你说什么,给我从头说一遍,就现在。


于是二位黑色皇子&女就一五一十,把结合茜手里情报改进后的计划港了一遍。那真是,充满真诚,“我跟她说再不会瞒你骗你,所以句句属实。”“嗯,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这样你们的计划不会再出现偏差了。”【因茜搅和能力太强,跟二哥刚的进度两边都被她拖多了1个月+
二位的真诚真是逼的零骑气血翻涌,血压升高
雀哥一瞬间血压飙太高,眼前都发花了。无意识的想反驳,想阻止,却也不知那些话究竟是不是真说出口了还是只是想着怎么能这样,怎么会这样,但最终没有说。毕竟他做了零骑,就再不抵抗修的任何一个要求。


二位就这样忽悠住了零骑,当然他俩都知道雀又受了多大刺激,所以就,该说啥说啥,老实讨论,也不进一步刺激他了,万一踩了开关呢,这可是一个野生的修性恋雀哥啊。
茜穿的是极漂亮华丽的皇女礼服来的,不过C哥拉着她玩,说我们仨衣服都是修设计的,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也设计一套好看的杀时间咯。皇帝路过也表示“修奈泽尔手边都什么破衣服,布里坦尼亚皇室的品位你也好意思穿。”

茜:“哦,你美。”
茜还真一天内就连设计带裁缝做好了,C哥抚掌,不愧是「修」。

茜拎着新衣服,“能别用那个名字叫我吗。”

C哥,“啊啦,你刚才,好像是说了「俺」。”

茜“……”


因修白的那身根本就是为了血色婚礼,且茜也不想跟他一个色,自己设计的是一身紫高光黑色为主银翅膀的。
C哥表示美美美,那我还是穿我白的那身拘束服嘛,衣服新旧事小,撞设定的不要【x
为了气这个修,阿茜专门给自己设计了个特别美的半冠半帽子,就贵腐列颠正式场合各位女士戴的那种一看就很贵的斜礼帽。
按大婶们的理念,跟眼珠对应的是什么饰品来着,荆棘如何。

对此,弥总表示荆棘花冠,赞。
便这么愉快决定了【白雪公主拍手.gif


然后宝石眼珠还是有一个的,在背后。意味不言而喻,哎无间们的下场啊,真是自古以来。
为了讽刺修失控的G,茜帽子上的宝石选了个血红的,像血的泪滴一样,各种在皇帝眼前晃荡,挑衅哦
这个时候的雀哥,心绪如此混乱,只好出任务削人棍冷静一下,削的过于有效率,还晚饭前就回来了。

修跟茜说不给你露一手你还真看不清自己了,开大做了一桌满汉全席【】然而茜一个营养槽里的,还是公主记忆,家政真的只能,有心无力,修扳回一局【请有点出息


四人上桌,修茜雀都是盛装,只有C哥十分不给面,拘束服穿到地老天荒。然而C哥是谁,作为白黑船长,C哥清楚地晓得自己想要什么——“我就静静地在一边好好看戏。”
事实上茜穿着礼服来的时候,雀这个修性恋已经,觉得很萌了。
现在茜穿自己设计的一身,所以从头到脚都是“修”风格,雀哥左看是白金皇帝的修,右看银黑礼装的茜,唔,也是满人参赢家。


虽然都是Flag前的美好假象罢了


这个茜和这个修整顿饭都在互呛,然而实际上他俩是在转移雀的注意力,一顿可放松可养眼还可好吃的饭,好像就暂时忘记胸中的痛苦。
不过雀哥也不是傻,吃完还是去站走廊,落地窗,看月光,不敢相信再来一个“修”又是一个死。自这个茜与他接触这一个多月来,真真假假轮廓变得鲜活,她早已不只是教团制造、二哥手里一个冒牌货。茜也是活的。也成为了「某人」。二哥还是赢了八成,无论是之前战场上用茜牵制雀,还是这个茜在雀眼中留下的痕迹。

然而不愧是另个「修」,计划感人,这些痕迹马上就要真的只剩痕迹。

雀哥我替你说,这都什么人儿啊【棒读

 

在晚饭吃完离席的那会,茜朝雀揪了揪衣领。独属白黑的暗号,都懂。

修就当作没看到了。吃完就回办公室处理公务の山。


雀哥站了不知多久走廊,银黑的茜过来了,因礼服布料超贵,超高级,在月光下是漂亮柔和的紫罗兰色。
把帽子摘了,血红色的泪滴型宝石在手边闪烁着,里面碎着月光。
说好累啊,你皇真是闲的蛋疼,天天穿这么一身修身礼袍也不怕筋肉痛。不过女帽比较重些,我比他累。
黑色长发瀑布一般在茜身后和胸口流动着。


雀哥看着她,伸手,好像在看着,好像没在看着,拈过她一绺黑发,举在唇边好久,然后一脸深重而苦痛的神情吻手中的发梢。


“你也是,鲁鲁修也是。你……太狡猾了。”
“可别哭哦,他的话会吻你的泪水,我却不想要你的眼泪。”


“这是我的愿望,朱雀,可惜我没有Geass。他把他的愿望告诉(Geass)了你,真是太狡诈了。说起来既然我们是同一个人,那我就算有Geass,也没法传达给你了吧。”

因茜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在月光下太,没法躲藏了。因雀这时候对"修"的任何事都极度的敏感,所以雀就被踩了开关了。他想拥抱茜,结果茜直接顺势吻他,各种湿,各种法式,雀哥也吻她,茜就一直朝他那边压,雀哥给亲的直倒退。
啊偶像剧这种时候是,肯定要有一个空房间的。门不被顶开还是好门吗,我们咨询了一下门的意思,它很尽职尽责的开,然后尽职尽责的,虚掩。
反正这宫也是并没什么人。

为了黄丸总真是越来越不讲道理了。象征性在这讲两个,道理道理道理


不过茜一开始只是想把雀哥便宜占够了,因为次日一早出发,此别自然是此生最后一面。虽然谁也不去说透这点。
这个茜于是都倒床上了还摸着撑在她上边的雀哥的脸感慨,明天我就走啦。
哦。
气氛都到这地步了,茜你还刺激雀,你484撒。
就滚了,茜还真是第一次,然而毕竟和修一个人,敏感的位置喜欢的姿势舒服的地方都差不多。
茜一开始稍微有点方,不过想想反正是雀哥,而且都tm要嗝屁了,不日太亏,说日就日。
抱着雀哥还想,估计修也知道了,爽,憋屈死你。
这个茜真是黑心。

此处应恭喜雀哥,两种修都干到了,尽管彼时心情如何就不好讨论了。

雀哥一个体力10,加上心情实在难以言说,抱了茜很久。然而这个茜一直营养槽,比设定的体力6还没用【x】大概滚了两次,中出到满溢。然后茜直接累睡着了【】雀哥就,直接卡,不继续了,先把茜洗了塞被窝,然后自己去浇冷水。头脑和身体都彻底冷下来之后,穿戴整齐守夜去了。
雀哥身体好,也唯有夜深人静才能去独个冷静自己,于是说不睡就不睡【】


然而那一夜修也打算整晚不睡。说到底自己骑士让另一个“自己”日了,心情,不说了。
雀哥发现他陛下办公室灯还亮着,就找过去。修从文件抬头两人对上视线,修移开,整个房间real安静。修就想说,啊今天工作多就不睡了。雀走上前说失礼了,我的陛下。然后把他陛下砍晕了抱回去睡觉。
接下来两天还打仗正面刚二哥呢,熬什么夜。只有体力10还被你俩玩的苦不堪言的雀哥才能熬。


次日送茜走,还要演戏,在门口各种掐,雀哥在一边站着,一如既往的面瘫着当桩子。
就非要在这种严肃气氛搞笑的丸总表示,茜穿回了大礼裙,钢骨的鲸鱼撑,这样就不会有旁人看出她走路有点瘸了【
啊,尽管只有两次半,然而还是被雀哥干的腿软,膝盖都哆嗦,腰快断。
对面皇帝倒是并不会,已经被干习惯了【】而且雀哥会给他按摩。
其实雀哥也给茜按了,但是女孩子的身体,雀哥实在是……叫他在冷静状态下揉,揉不下去,啊。而且茜是第一次,自然跟修这方面的恢复力没法比。说起来回顾修的第一次,头几次,被准七从里到外搞了个遍,当时是爬都爬不起来,也是会玩【

 

总之然后茜就回去了。其实雀哥很想直接过去把她公主抱上机,然而怎么可能呢,他们皇骑与这个皇女是明面敌对的关系,两边还得费心思演戏给二哥看。

茜转身的那一刻,背影很漂亮。雀不禁想,曾经ZERO数次向他伸手,掉头就走的都是他。自然ZERO的罪孽他不会原谅,只是他发现看着某人转身离自己而去,原来是这么令人喘不过气的画面。


差不多这么多。

 
评论(3)
热度(37)
© 兄有弟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