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HPparo]你们怎么这样关心密室

#锤基#HPparo🐍突然想写蛇佬腔与密室,所以欺负一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魂器先生。


二年级的时候霍格沃茨换了一名黑魔法防御术老师。当开学典礼上校长宣布这一就任情况时,整个礼堂短暂地陷入沉重的气氛。
——霍格沃茨已经长达两位数年份没有换过黑魔法防御术课程的教职工了。而根据一条记入校史的传统诅咒、同时也是一条期末考点、某个现在名字可以提的魔头会导致这门课不停换来一些大傻子教课,授课质量和课业完成度均令人发愁。

洛基百思不得其解地辨识着周围学生们沉痛的叹气声。
洛基:呃,你们在意的不是魔头复活和性命堪忧的问题吗?
狮院学生:看看台上那位先生,听听他的教书理念。他的教科书要上百西可,而我们midterm就会迎来性命终结。
洛基:……

洛基:看开点,据我所知也有好教授。
狮院学生没精打采地:你是留学生不知道,好教授命比我们悬。为了确保教职工待遇,战后应急条例规定以优异条件聘上我校黑魔法教师的都直接送去教魔法史。
洛基:……
狮院学生:黑魔头很要脸,脑子不太好使的他不惜得宰,一学年到期失业一下就能打发了。
洛基:?????

索尔和蛇院的学生们小声聊了片刻,待晚餐的气氛重新回到大厅,蜡烛盈着柔和光线升上穹顶,他越过蛇院长桌,摸到弟弟背后捅捅他。洛基以校袍袖子掩护,让他哥在自己身边挤了个位置坐下。
索尔:嘿,我和高年级了解了一下情况。别担心,就算有什么麻烦,作祟的也只是我们院的毕业生和我们院的创始人。
狮院学生:……
洛基:那听上去真令人感到安慰。

索尔:除此之外,他们提到学校地底的密室。里面关着——
洛基: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宠物蛇。——说真的,谁才是你的小蛇,你就不能只喜欢我吗?

洛基:……不,我,好了,够了,我爱你哥哥我很困回去睡觉了。
狮院学生纷纷体贴的挪动屁股,四处望着风景为两人腾出一些空间: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啊别停。


半期测验前后,洛基捡到了一本日记。正确来说是女厕所在他眼前爆炸后,顺水漂来一本日记。
桃金娘的鬼魂浮在他耳边大声抽噎:你为什么要炸了我的厕所,想要这本日记我可以帮你,我已经几十年没被人炸过马桶了,你们格兰芬多真的很过分。
洛基:这就是里德尔的日记?
他拈着一个不超过一厘米的尖角拎起来,嫌弃地看它滴落着水珠。“他在里面?每次都等在盥洗室里,他不会淹死吗?”
桃金娘:什么里德尔,我不认识什么斯莱特林的英俊学生里德尔。


为了不弄脏书桌,这本湿淋淋的册子既不能带回休息室也不能去图书馆,洛基只好蹲在走廊里慢慢等待它干掉。黑封面的本子逐渐像苏醒了一样,水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吸收殆尽,纸页展平。洛基揣着魔杖观察着它,礼貌地提示道:你喝的是马桶水。
日记本似乎僵直了一秒,随即再次变回潮湿状态。一些沾染墨水的淡黑色水痕淌过,顺着地板流走了。

夜深人静,洛基在图书馆禁书区的一个角落蘸好羽毛笔,和日记本打招呼。你好,他写道,如果你非要放出那条蛇,而它吸引了我哥的注意力,我就立刻宰了这本魂器。
日记:?????


里德尔:Wow wow冷静点小伙子,我能透过文字了解你。你看上去是个能和我非常合拍的孩子,你——
洛基:再说下去你就要得罪我了,魂器,我爱我的家人,我的出身不关你事。
里德尔:方才我捕捉到一些信息,蛇会吸引你的哥哥的注意力?让我猜猜你因谁按捺不住心中的酸楚——
洛基不耐烦地刷刷落笔:龙,奇美拉,鹰头马身有翼兽,今早拔的曼德拉草,暑假买的蒲茸茸(里德尔:……蒲茸茸??),你是不是想耗光我的墨水。

洛基:另外请你理性思考一下,别跑题,你自己也不是纯血,萨拉查不光是对非原始巫师氏族出身的学生苛刻,万一你费半天劲自己也被那条蛇变成石头人,抱歉,石头本,岂不很尴尬。

里德尔:……


早餐时间,洛基拿出黑皮本子摆在桌上。“我和这个,”他思忖了一下,“东西,……这名毕业生,达成了共识。他不会打开密室搞得大家期末考试鸡犬不宁。”
索尔瞥了一眼那本日记,他又在狮院的长桌吃早饭,尽管麦格教授接到来自厨房的抱怨,——格兰芬多长桌有人在增加他们的工作量,她也没法时刻盯着半桌子人掩护下换桌吃饭的兄弟俩。
索尔酸溜溜地咕哝:日记交流,嗯?这玩意不是会吸收别人的灵魂吗,你得当心。

洛基把本子牢牢摁住,防止它偷听到他们的对话:我是在学一门外语,哥哥,蛇佬腔。一旦里德尔不遵守承诺偷偷开启密室,总得有人翻译开门口令。

索尔搁下南瓜汁的杯子,视线扫过那本日记。其实他并不在意洛基如何和一个魂器书信往来,这是他的弟弟喜欢的讨价还价方式,尽管总是和危险沾亲带故,但万分之一时自己也会看着的。
而他才是那个总于不经意间就得到弟弟不慎——姑且当做是不慎——吐露亲呢的人。

“有道理。”索尔说,“那么我也应当学会一些关键的词汇。”
洛基讶异地望着他,“怎么做?当然,如果你非要和日记对话,让我先把之前的聊天记录清除……”

“你来教我。”索尔将长杯递出去,轻轻搭在洛基的嘴唇上。被迷惑包裹的洛基习惯性地喝起来,他喂着弟弟喝果汁,托腮瞧他,露出笑意来,“Who else? You're my only snake.”




洛基:……我才不教你。这和自学不一样,面对面教学需要摸……
索尔轻晃着玻璃杯,碎冰块在南瓜汁中细碎地叮当作响。他的蓝眼睛没有看着任何别处,只望着弟弟,不为所动的笑意盈在里面,索尔皮笑肉不笑地提了提嘴角。“摸哪?”

洛基:哥哥,我……
他突然语速极快地论述起来,通红的耳朵尖儿在黑卷发后藏着:我认为我们总不至于在学习一门新的语言时还需要找空教室来操作,但我确实不希望被人吹着口哨路过时打量你的手指放在我的……。Fine,我教。

他气哼哼地抿住杯沿,果汁喝空了。他的唇角沾着一丁点儿浅橙色的泡沫,被索尔满意地用拇指揩拭。
——并蹭在日记封面上。




不愿透露姓名的里德尔:我想离开。







*只是摸喉咙
*才怪。面对面教授需要手指伸进嘴里感觉舌头和喉内的震动方式👌

 
评论(17)
热度(220)
  1. 子不语兄有弟嫁 转载了此文字
© 兄有弟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