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HPparo]你们怎么这样学咒语

#锤基#HPparo🐍既然说到精神系魔法,如果你弟要学夺魂咒。

二年级的时候,临近黑魔法防御术课下课前的自由结组互相练咒阶段,索尔在嘈杂的错误咒语念法和鸡飞狗跳的怪叫中、隐约听到洛基以最小的声音问了老师这样一个问题。
“夺魂咒是几年级可以掌握的水准?”

他们都知道那是巫师界戒备程度相当高的三条咒语之一,当然,事实上成年巫师们嘴上那么说事实怎么操作显然是两回事,毕竟吐真剂真的较之这条咒语就好上那么一些?或是遗忘咒就更加不侵害他人了?
索尔并没有那么担心洛基会拿来做什么坏事,甚至没有在课后再问起这个话题。洛基的好奇心太多,而恶作剧又不少,但大部分时候他更乐于拿那些针对自己的哥哥,——各种意味上都十分安全。

校长:我听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说你对夺魂咒感兴趣,奥丁森先生,请坐。
洛基戒备地啧了一声。
校长:别紧张,洛基,我对你的国家熟悉的部分不多,但在霍格沃茨,比你淘气的格兰芬多大概能摞满这座城堡。
洛基:……
校长:我老人家看出你看上去很想做最淘气的那个。这样吧,期中考试拿优,我亲自教你这个,也避免费尔奇先生第三百次来告状你又在图书馆禁书区玩秃了他的猫。
洛基:什么禁书区,我不知道禁书区是什么。……成交。

校长:很好,来握手成交吧。我还没说是什么课呢。
一条金色的咒语丝绸般绕过两人的手腕,缓慢缠绕上关节与虎口,洛基直觉不妙,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条金丝。
洛基:???
校长:如果你旨在胜任傲罗的工作,神奇生物课不能成绩如此惨烈。赤胆忠心咒成立,加油,奥丁森先生。
洛基:……,你算计我。


洛基:气死我了——!
索尔:至少你可以提高这门课的成绩了。
洛基:闭嘴,神奇生物大师。要是海格真弄来龙,你能考年级第一。
就算再不情愿,洛基现在也得老实给护树罗锅测量身高……长度,蛇院和狮院一起上神奇生物保护课,他必须和哥哥一块记录健康状况,而不是躲在厨房里逃课,从家养小精灵们那儿收获一袍子点心。
他的成绩优异,除了这个,依靠平均值划水本是他的好算盘,看来显眼总有显眼的代价。
索尔:哇哦,看看他们牵来了什么。
洛基转身,看到三头鹰头马身有翼兽,软尺从手里掉了下去。
洛基:不,不。我拒绝以性命为担保换取一种陌生生物的信任。
话音未落,那该死的咒语就在他的手臂上作威作福起来。索尔半推半抱地把他搬到队伍里,大家谨慎且兴奋地排队向鹰头马身有翼兽问好,再以它们的回应友好程度得到分数。当轮到两人后,蛇院此起彼伏地吁了起来。

蛇院学生:呃,不,没有恶意。只是传统来说咱们院的金发学生容易挨这玩意儿揍。
索尔:……

在他双臂之间,被他抱着没法逃跑的弟弟僵硬得像一尊石雕。察觉到胆怯的鹰头马身有翼兽躁动起来,喷着气刨起前爪,向这边逼近过来。
洛基瞥了一眼旁边的狮院学生:我……,我……不需要帮助。
他被索尔松开来。他深深地呼吸,直视向自己面前的那一头,双方互相瞪了一会,最终鹰头马俯下头颅,允许被抚摸头顶。

索尔:轮到我了?这么说着,他完美地摸到了毛绒绒的鹰脑袋。随后就被拱了个跟头,掉到山坡下面。
蛇院:Always.


两人正蹲在禁林边缘夜骐的栖息地,给整个族群的温和偶蹄动物铲屎。事实上这是校长特地交代的课外作业,虽然只是洛基的。
洛基能听到若有似无的喷气响动,友好的响鼻,翅膀羽毛摩擦的声音。他捕捉到马蹄踏入厚实松软泥土、……和马粪,的挤压声,随着一阵热气腾腾袭来,无形的舌头狠狠刷过他的脸,口水滴湿了袍子。
索尔:Adorable. 洛基,它们喜欢你。
洛基摇摇欲坠地扶着粪叉,眼神发直,仿佛刚被淋了一脸爆炸的火龙。
洛基:I'm done with this.

索尔看着他丢下工具,咬着嘴唇深一脚浅一脚走开,将双手垫住下巴支在叉上,提醒道:赤胆忠心誓言……
随着洛基那句放弃的话,还没走出五步,黑头发的格兰芬多就短促地尖叫一声,抱着手臂斜跌进草坪里。
——会打人。索尔叹了口气,放下手的东西走上前去,从草丛里挖出弟弟。洛基正抿紧嘴唇,不肯再叫出一声。那条金色的丝线像烙铁似的红得发亮,丝丝作响地勒住他的腕骨,索尔看出他有点哭了。
他摸了摸洛基的下巴,摘过施有誓言咒语的那条手臂,凑在嘴边低头亲吻。红亮的咒语贴在他的嘴唇上,冒出青烟来。
“好了,你看,没有那么痛。”

洛基擦了擦眼睛:……你弄伤了嘴。他抽出魔杖,点在那道烧焦的伤痕上。它们很快地愈合,索尔全不在意地将人拉起,一头夜骐好奇地凑上来,黑色的身躯友好蹭过两人。洛基在它的腹部拍拍,捡回工具继续回到任务。


半期的课程结束于一连串考试,而洛基再次回到校长室门前,思考怎样露脸看上去憋了一肚子气的样子别那么明显。
校长:请进,洛基,欢迎回到这里开始我们说好的课程。你的课程通过了我的要求,祝贺。我们的约定也就此宣布失效。
校长:别那么沉不住气,孩子。这证明你们俩(You two)是值得以这种程度的咒语来考验一番的巫师。况且即使现今巫师界也依旧对三大不可饶恕咒严格管制着,等价交换,是不是?

洛基看着那个上了年纪的平静微笑,捕捉到一个令人在意的单词。
“你说'你们两个'?告诉我。”

校长:让我先问一个问题吧。洛基,你为什么想学夺魂咒?凡事总有一个理由,也许不足以说服人,但必然对本人很要紧。
洛基:为了看看我哥的脑袋瓜里在想什么,然后反其道而行之让他出糗。
校长露出愉快的表情不为所动:听上去很有趣,但在霍格沃茨,一名格兰芬多创造非凡的恶作剧,也不畏惧坦诚内心。
洛基:……
洛基:好吧只是别告诉我哥。否则我就让厄里斯魔镜从这个学校永远消失。

他踟蹰了片刻。虽然这并非在别人眼中的害羞事情,对他或是对了解他的索尔而言足够了。向他人坦白自己的思念不太容易,不过一经开口倒也能够说出它们。

“很多人锲而不舍地追逐我们,随时想置他于死地。我该怎么保证乐于保护他人的索尔的安全?看来看去直取精神的魔法最方便。再有,一旦有巫师不怀好意,我还不能让自己脑袋里的东西泄露出去,——实话说为了我们两人的安全,我要学全部有关大脑的咒语。”
洛基抚摸着光滑的杖尖,硬邦邦地说,“说服力足够了吧。”

校长:这很有趣,另一位奥丁森先生的回答非常相似。不过他的目标更严苛,所以咒语时效更久。
校长用魔杖抽出一缕记忆,溶入冥想盆中。
过来看看吧。他说。正好以此开始我们的课程,如果你不打算改变主意,洛基,我们就先从摄魂取念开始。

索尔站在校长室中的画面旋转着凝聚成型。
“保险措施。”他说,“当你带领别人面对战场,就要也肩负他们的性命。不只是无害的咒语需要学,再说洛基闯祸时常招惹到超过他控制范围的东西,有时那可能近距离害死他。”
洛基:我否认。解开他的赤胆忠心咒,我不信任这种魔法,那玩意随时可能造成纰漏。
校长:索尔不是和我签订了誓约,洛基。
洛基:……?

校长:他是和你。回到房间,查看你的背后,那是牢不可破誓约的痕迹。我所做的只有一条,就是学习魔咒的考验条件。我要求他暑假期间补好魔法史,因此早在学期初就失效了,只是痕迹还没消退。




洛基模糊想起了某个晚上,依然是从不好好在自己床上睡觉的小蛇盘在索尔的枕头上。很困的时候哥哥握住他的下半部分,说了几句什么。
总归他哥不会害他,“好,好,不骗,不骗,会叫你。”他闭着眼嘟囔,贴上索尔的额头,“现在放开我的尾巴,……和屁股,我要咬你了。”





「在独自遇到危险的时候呼唤我。」
「在一同遇到危险时允许我庇护。」
「在想要独自远行时,不以死亡作为欺骗的手段。
即使不再打算回到我身边,也在某处不让自己失望地活着。」

“That's not true.”洛基忽然回忆起睡梦中自己迷迷糊糊的反驳,
“I always get back to you.”






*赤胆忠心和牢不可破咒并不完全和HP原作一样。
*因为魔力深厚,两人都可以看到夜骐。但为了显得普通些,平时不会特地去看。
*和普通人类巫师不同,兄弟二人即使打破牢不可破咒也不会嗝屁,但会非常疼。
*说我愿意(I will)的誓约方是索尔。
*洛基的那半截纹路留在了尾椎骨和屁股上-u-

 
评论(3)
热度(145)
  1. 子不语兄有弟嫁 转载了此文字
© 兄有弟嫁|Powered by LOFTER